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AG厅|首页>韶文化研究
韶文化研究

天涯握手着文章

来源:本网发表日期:2017-02-07

肖强虎


??? 70余位舞文弄墨人同心一向——顶着毒暑炎烟壁行藤攀,自找苦吃地沉溺在涉水转山之中……这是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铁路作家,挥汗如雨地迤逦在韶关丹霞山的赤崖涧壑间,一路的欢言笑语无可怀疑地宣泄着兴致勃勃的快乐心情。
??? “荷开时节好风来,丹霞珠玑卷开香。诗情消解阻隔怨,天涯握手着文章。”《中国铁路文艺》的一个创作笔会促使之认识了山城韶关,认识了藏在深闺人未识的丹霞山。这不仅于来自新疆、西藏、青海、宁夏、内蒙等偏远省区的作家是一种新奇的收获,即便在见多识广的北京、上海、重庆、西安、武汉等的大都市作家看来,其地其情也足让人眼界大开、兴奋莫名的了!
??? 伫立在顶平、身陡、麓缓的丹霞山长老峰上,一幅沧海桑田的卡通变幻图立刻凸显在眼前:莽莽苍苍的大洋大海渐渐地向天边四散隐去,藏匿海底的红色盆地一点点地发生倾斜、褶曲和抬升,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曲线优美的崩积锥……这崩积锥随着时日不断向上增长,牵带范围也不断绵延扩展,下部的基岩则顺锥倾斜化作走向一致的大小缓坡,渐渐形成了星罗棋布的堡状残峰、石墙或石柱等地貌……造化还远未就此功成身退,进一步的内容就更丰富多彩了:那红色砂砾岩层中的一些石灰岩砾石和碳酸钙被水浸淫消溶之后,又巧夺天工地造出一些交错层理的溶沟、石芽和溶洞,展现出一道道、一抹抹令人叹为观止的锦石地形……于是,那刀削斧斫一般的山崖,远看红霞浸染,近看色彩斑斓,透露出一派“色如渥丹,灿若明霞”的奇观。鳞次栉比的石峰、石墙、石柱、石桥疏密有序,与其中的奇岩美洞、高石幽谷、葱郁古木相互依偎、浑然一体,让即便不解风情的涉足者也能油然而生出一些赏美品绝、兴趣莫名的新鲜感觉来。
??? 这绝不是妙笔生花的杜撰,更不是天马行空的臆想,而是一种不乏科学精神的追本溯源,至少世界五大洲18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和国内一大批专家学者都可以为之作证。就在作家们光临的两个月前,一个题名《世界的丹霞》的丹霞山宣言在这丹霞地貌命名地被全票通过了,在国际地貌学家协会(IAG)、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IUGS)、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和中国地质科学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学院、中国地理学会的150余名地质地貌专家参加的《首届丹霞地貌国际学术讨论会》上,被誉为世界地质公园的丹霞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得到了基本一致的支持。
??? 大小680多座如林峰峦和蜿蜒如镜的锦江秀水默默征服了考据严谨的科学家们,一个共同认知无可争议地形成:全世界如今发现的1200多处丹霞地貌中,这丹霞山无疑是发育最典型、类型最齐全、造型最丰富、景色最优美的集中分布区。丹山碧水,竹树婆娑,满江风物,一脉柔情,尤其那方圆290平方千米的长老峰、海螺峰、宝珠峰和随四季变换颜色的龙鳞片石、虹桥拥翠、舵石朝曦等无不在结构上、景色上当仁不让,让丹霞山的美景为世人瞩目”!
??? 丹霞山像个神奇宝库一样蕴藏了太多的文化内涵,让人深入其中便无法自拔出来:姿色独具的地貌景观文化、舜帝制奏的韶乐历史文化、六祖慧能创立的佛教禅宗文化、张九龄领衔吟唱的诗歌文化……融汇在赤峰丹崖清溪老树之中,流淌在后辈们的深入感悟里,流淌在远方来客和千千万万旅游者的记忆里……
??? 行穿在下山的幽径小道,几行不无剽学之嫌的诗句蓦地涌上心头:“江山调玉琴,弦动遏云声。缥渺不知处,万木翠眉颦。”一孔曦光忽然亮堂了我的思索感触——之所以这地方对文人墨客、商贾行旅、农夫贩卒、女织百工都具有毫无二致的磁石般的魅力,归根结底是那被人千寻不得的美景于此恰到好处体现的结果!这一切只要瞥一眼那络绎不绝往阳元石、阴元洞顶礼膜拜的人流,便不言自明!
??? 面对两座惟妙惟肖的男人、女人的生殖器官模样的山石,几乎把所有不同身份的人都无一例外地还原成为了世俗的饮食男女。一个男性大诗人对着那高耸如云的挺拔阳元石这样感慨道:“梦断巫山神女,愧煞天下英雄!”一个毫无羞赧的红颜“张打油”也高声向同伴吟咏曰:“千里迢迢来寻峰,雄峰出自草木中。如果能够借来用,回家立刻休老公!”
??? 然而一笑百虑忘的恣嬉之后,难道不是接踵而来的顿悟明白:大哉丹霞,天涯握手,共同着作的实实在在是一篇青山永在、绿水长流的大文章!